本來煞費苦心替這篇文想了一些不錯的標題。例如:「自幹無罪,單打有理」、「王牌中的王牌」、「殺手特質」、「超級的超級少女殺手」……但是沒有一個比直接用「流川楓」更適合了。

 

一直到遇上山王的澤北榮治之前,流川都靠著卓越的單打能力在很多危急的時刻拯救了湘北,我印象最深的部分是對海南和對豐玉那兩場。在神奈川四強賽第一場對海南時,上半場流川在赤木因腳傷退場的不利條件下,一個人獨得25分撐住場面,即使後來湘北還是輸球,但那一段瘋狂追分的氣魄還是很令人動容;IH賽第一場對上豐玉,下半場流川克服了「獨眼龍」難以掌握相對距離和場地空間的障礙,擊潰豐玉「殺手」南烈的信心,讓湘北贏球且拿到挑戰山王的機會。

 

看計分板追分其實是一件很痛快的事,尤其是在大幅落後的情況下,一口氣趕上去那種感覺真的很爽快,我想有些球技出眾的網友應該有那種經驗,尤其是靠自己一個人就做到的時候,那種振奮的滋味真的很特別。

 

不知道有沒有人曾經試過矇一隻眼打球?我想也不必矇眼去打球,你只要閉起其中一隻眼睛到外面散個步,你就知道少一隻眼睛有多不方便,不但遠近距離很不好掌握,且另一隻睜開的眼睛也非常容易疲憊。流川陷入「獨眼龍」的窘境牽涉到比賽中遇到被打拐子的危險動作該如何應對的層次,有些時候你不知道對方的拐子是否為故意,而在某些極度重要的比賽中,也沒有完全可以放任自己憤怒情緒發洩的空間,我想至少以那場比賽來說,流川那「在球場上討回來」的態度是很好的。

 

不過如果你問我:到底遇到對方打拐子時應該怎麼應對?我想我會說:當然是在球場上找機會弄回來啊!(如果裁判沒吹,對方也沒有表示歉意的話……

 

對山王的最後決勝時刻,流川傳球了!即使他「卓越的單打能力」在澤北面前顯得黔驢技窮,但誰在乎呢?贏球才是王道,球隊輸球的話,捧著「世界單打天王」的頭銜也沒用。王牌最重要的工作並不是幹掉對方的王牌,而是幫助自己球隊贏下每一場球賽。

 

「殺手特質」是個很抽象的詞。你不知道這個人到底會做出什麼樣的舉動來,只知道一旦他有所動作,必定會造成某一種程度的殺傷力。「殺手特質」越強的人對於敵隊的傷害也會越快、越大、越強、越狠。很多王牌球員都具備那樣的特質,要不然他也不會被稱為「王牌」,只是程度有所不同而已。就流川來說,他不但有,而且隨著他在球技上不斷的努力精進變得更恐怖。「殺手特質」並非全然是天生的,後天的訓練和準備也很關鍵,沒有長期累積的能力只能等著被砍,還談什麼「殺手特質」!

 

所謂「超級的超級」,就時下年輕人的講法是:比超級更強更好的意思。「少女殺手」我想大家都知道是啥意思啦!反正就人長得帥球技又好嘛!「流川楓!我愛你!流川楓!我愛你!流川楓!我愛你!……」奉勸男性的夥伴們,當女人對著那些球技好人又帥的球員做「愛的呼喊」時,我們還是乖乖閉上嘴巴比較好,不然都會被以為是「超級的超級酸葡萄」。

 

即便「籃球是團隊的運動」鐵律千古不變,但不代表球隊中就不可以有像流川這樣以自行單打為主的球員。從「適才適所」的角度來看,湘北那樣的球隊就是需要像流川那樣的球員,迫切的需要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ido 的頭像
tido

普通一下

tid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