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道今年(96學年度)UBA男子甲一級冠軍是哪一所學校嗎?不是去年創下12連霸紀錄的台北體院,也不是擁有大批SBL球員的台灣師大,是輔仁大學。輔大上一次拿到UBA冠軍是在13年前(83學年度)了,沒錯,在北體這個「連霸怪物」出現前的最後一個冠軍就是輔大。

 

一路看下來,冠軍決賽可說是整個UBA賽事的縮影,有激情,有失落;有許多值得回味的畫面,也有一些值得省思的部分。

 

*教練的重要性

 

雖然現在已經不是「棒頭出孝子,嚴師出高徒」的年代,但本著「有教無類,因材施教」的教育理念,師大招收了這麼多「資優生」,的確有必要請一個在球隊訓練實務和現場督導調度方面更專精,更有經驗的教練。

 

根據新聞媒體報導,石明宗教練具有博士文憑,學科專長是運動哲學。有一段訪問裡,他是這麼說的:「在國內的UBA封王有什麼意思?我們的目標放在世大運、亞洲大學籃賽。」

 

石教練擁有哲學家特有的浪漫和豪邁氣質,但在殺戮之氣頗重,戰局瞬息萬變的籃球場上似乎顯得不夠務實。就拿冠軍戰正規比賽時間剩5秒鐘,兩隊平手,師大握有球權時叫暫停的情況來看可窺一二;石教練拿起戰術板,擺上好幾顆棋子,應該是想要來個石破天驚的絕殺戰術,可能是氣氛過於緊繃,難以在短短一兩分鐘內講解清楚,即使後來在助理教練王志群的代筆之下畫了一個還不錯的單擋走位,但球員一時之間無法融會貫通;暫停結束,5秒鐘的進攻時間稍縱即逝,直到終場皆受限於對方嚴密的防守,錯失最佳贏球契機。

 

在教練這個職位上,熱情很重要,但實務上的學養和經驗的成長同樣需要時間來累積。沒有批評石老師的意思,只是單純覺得「術業有專攻」。或者師大也可以比照以前台灣啤酒隊的方式,聘請技術顧問來襄助。

 

*勝負一念之間

 

這一場比賽裡,由於師大主控蘇翊傑陷入犯規麻煩,並在第四節開打一分鐘左右即五犯離場,師大擺在場上的替補控球是羅鈺群,但當晚他的表現卻是令人失望的。不斷的發生失誤,甚至連帶球過半場都很困難,紀錄上是給3次失誤,但實際上隱形失誤更多。其實羅鈺群並沒有那麼差,他也不是沒大賽經驗,在HBL時期他還是新榮高中拿冠軍的主力控球。

 

輔大在這場比賽裡所採用的防守策略是:對手後場發球時做大半場緊迫盯人帶包夾,過了半場後才改成二三區域聯防。所以後場發球後,師大必須先破對手緊迫盯人帶包夾的防守,如果沒有純熟的戰術走位幫忙,就得靠控球後衛個人的運球突破能力;蘇翊傑可以,但運球能力尚未練到爐火純青的羅鈺群沒辦法,想用傳球過半場的結果又是掉入輔大設好的抄球陷阱,不停的產生失誤;師大的球員也不知如何適當的走位來接應傳球,最後羅鈺群幾乎打得信心全失。

 

我想告訴羅鈺群:失誤這麼多不全是你的錯,但你的運球突破能力真的要再加強,如果教練和隊友都沒辦法幫助你的時候,你還是得學著靠自己,球場如戰場,是非常殘酷的。

 

其實除了蘇翊傑和羅鈺群兩名正統控球之外,師大陣中不乏運球突破能力出色的球員,像是:鄧安誠。要破解大半場緊迫盯人帶包夾的防守可以嘗試讓鄧安誠在後場幫忙帶球或策應,應該不失為一可以考慮的方式。堅持給年輕新秀磨練機會是很好,但也要審時度勢。

 

球隊傳導系統發生問題,即使擁有像吳岱豪那樣的禁區猛將助陣也難以發揮,空留殘念。每一場比賽都有決勝關鍵點,當你做錯決定的時候,就會離勝利越來越遠。UBA的比賽,尤其是進入八強決賽之後採用單淘汰賽制,一失足即成千古恨。

 

*輔大奪冠的價值

 

不論是任何地方、任何層級的球賽,球迷都會想看到小蝦米吃掉大鯨魚的「奇蹟」戲碼。這場比賽開打前,大家都看好師大,因為賽前評估對師大最有威脅性的北體已經出局了,連打冠軍賽的資格都沒有。但我還是期待輔大能爆冷門擊敗師大,說穿了就是那種對於以小搏大,以弱勝強的期待感。

 

相對於師大比較「明星賽」式的調度方式和打法,輔大劉俊業教練則是更有效的利用球隊陣容上的優點,將球員個人能力特點融入在團隊戰力中,充分發揮「團結力量大」的效能。王建惟、黏書豪的拚勁與籃板保護;陳順詳、陳靖寰、周資華的搶分能力與快速移位盯人、協防;鄭至豪和李緯倫一高一矮、天龍地虎的防守能量也起到一定程度的作用。

 

籃球畢竟還是團隊的運動,比賽勝負往往不是決定在球員陣容拆開來的個人實力,還是得看臨場綜合起來所能發揮的能量。

 

*不一樣的淚水

 

要演出「大驚奇」是需要英雄的。輔大的陳順詳在冠軍戰中三分球10投8中,全場豪取32分,包括延長賽關鍵的一記超遠三分球,那個晚上籃球之神是附身在陳順詳身上的。以現在國內這麼缺射手的情況下,倘若陳順詳能繼續維持苦練的話,應該是可以期待的。

 

代表輔大出賽的周資華打得不錯,12分5籃板6助攻4抄截,也是一大功臣。但如果真的想繼續在籃球界發展的話,球品還是要再加油一點,像第四節一個差點害吳岱豪「坐飛機」的危險動作應該要盡量避免。贏球之後,周資華激動的哭了,希望他能記得這種努力在球場上揮汗拚戰過後,享受到的喜悅淚水。

 

反觀師大那邊,攻下27分,外帶4籃板1助攻4抄截的鄧安誠和攻下28分的簡嘉宏就失落多了。看得出來這兩位前HBL的MVP其實很重視這場比賽,但終究還是敗下陣來。

 

賽後簡嘉宏一人獨自坐在場邊痛哭,看了有些讓人感到不捨。並不是說掉淚比較值得同情,但至少看得出來他非常在乎。很多事情成敗是一回事,重點是:你有沒有真的在乎?

 

*比起HBL,UBA少了什麼?

 

曾有網友討論HBL和UBA哪個層級比較強的問題。我想就整體實力來說,UBA的球員當然是強過HBL,畢竟大學生和高中生的身體素質還是有一大段差距。但目前我還是比較喜歡看HBL勝過UBA,主要原因還是出在球員態度和球隊訓練的部分。

 

HBL的球員對球賽比較重視,比較有競爭心和拚勁,當然這可能是因為牽涉到升學和榮譽感的問題;UBA的球員就屬於「不見棺材不掉淚」那一型,除非到了非常關鍵的時刻,像是八強決賽,他們才會多用點心在球場上,但你要看到UBA球員飛身去救球的畫面恐怕還是很少。

 

球隊訓練的差距就更大了。HBL的球隊一看就知道平常有兢兢業業在練球,戰術走位、防守心態、體力都很好;反觀UBA球隊,戰術走位較為馬虎,防守堅持度差,體力問題更大,除非球員本身有跟著SBL球隊練球,要不然你要他打個25分鐘簡直就像是要他的命。

 

UBA應該可以更好

 

總的來說,UBA畢竟是銜接HBL和SBL之間的重要橋樑,有很多問題亟待從制度面去解決。大學階段其實是球員生涯非常精華的一段,倘若要有效提升國內籃球實力,絕不可輕忽這一塊。

 

北體的連勝終於在今年被終結,停在155場,英雄是台灣體院;北體連霸數字停在「12」,四強決賽擋在北體前面,讓他們無法打進冠軍戰的就是12連霸前的冠軍輔大;沒有SBL正式球員的醒吾學院打進了四強;輔大最終爆冷門擊敗「UBA新強權」師大……UBA真的還是有很多它迷人的地方。

 

這些年來,有數不清的HBL明星在UBA快速殞落,除了身體素質的限制外,我認為最關鍵的還是球員的心態。球員是需要檢討,但責任也不該全由球員來扛,需要相關單位和社會各界更多的支持和幫助。無論如何,希望下一個學年度能看到更精采的UBA。

 

 

註、本文刊登於DUNK雜誌五月號。雜誌原文中將輔大劉俊業教練名字中的「業」筆誤為「葉」字。謹此表達歉意。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ido 的頭像
tido

普通一下

tid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